晦醭

第一次用手绘板画画,不喜欢的话不要喷我呀。喜欢的给我小心心哦( ̄∇ ̄)。

我又画了( ̄∇ ̄),有人喜欢这种画风吗(⁎⁍̴̛ᴗ⁍̴̛⁎)

小鸣人都来看看妈妈鼓鼓的肚子(⁎⁍̴̛ᴗ⁍̴̛⁎)

虽然不怎么会画画,但是好喜欢自己画的这个啊( ̄∇ ̄)。有没有很萌( ̀⌄ ́)

关于冥婚

我不打算写了,有几点原因呢。
第一点是看的人不是很多,其实这根本不是重点,我写也不只是想给别人看,更是给自己写的。
第二点,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后一点,是我最近从山组爬到竹马了……
喜欢我脑洞的gn们,我对不起你们要爬到竹马那里去了,但我这个人极其的不准称,啥时候爬回来也不是不可能,有爬回来的那天我在补吧……
虽说山风无墙,但本命才是自己最花心思的对吧( ̄∇ ̄)

冥婚 9 (all智)

“小和?小和?”叫了好些次都无人回应,本来就有些焦躁的心情更是火上浇油。樱井翔跑去和也的房间猛地踹开房门,惊得房内的人一下子从床上起身,瞪圆了眼睛看向门口。

 

  看清床上的人不是和也,樱井翔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你怎么睡在这?”见对方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赶忙问下去“二宫人呢?”


“小和出去了,说是透透气。”大野智说话慢慢平稳下来,显然是刚刚被吓到了。


  只见樱井点了点头,一脸木纳,刚要走又急忙退回来“我娘给你烧的都是些女人家的衣服,等一下我拿些我的衣服送上来,你换上吧。”说完便快速的离开了,好似脚底生风。


  是男人都会对美色心动,虽说是个男儿身,可刚刚那一幕还是看的樱井漏了那么一拍半拍的心跳,怎么说呢…太可爱了!这人睡觉定是不怎么老实,刚刚的头发乱糟糟的,好似被炮仗炸过一般,半边脸睡的通红,被吓得坐起来时还迷迷糊糊不知道东南西北,引人发笑,更引人怜爱。


  虽说是想拿些衣服给那人送去,可站在衣橱前左翻右翻,愣是找不出合适的。

  

  和也回来后看到屋内两人面对面一前一后的站着,自家老爷拿着衣服在大野胸前笔画,而大野身上的衣物长的拖到地上,这两个傻子竟无一人察觉,自己伺候的人是不是脑子都有问题?


  听到身后有声音,樱井头都不回道“小和你快来瞧瞧,这两件衣裳哪件更好看一些。”也就自然看不到和也赐他的一记白眼。


“老爷,你的衣服咱小智能穿吗?你看看都拖到哪了?”和也上前夺过他手中的衣物一并塞到衣橱“穿我的吧,我俩身形相似一些。”


  气的樱井直跺脚“我的衣服更好看些。”


“那是你以为。”又是一记大大的白眼,这次樱井可看的一清二楚。


  大野看着这两个人,竟觉得无比幸福,便跟着笑起来。


冥婚 8 (all智)

“听说冰子小姐快要转世,翔少爷怎么不多些时间陪陪人家?”松本端着碟子晃了晃,眼中藏不住的玩味。毕竟冰子生前与自己订婚,下来后又同樱井在一起,虽说不是什么封建的地方,但也无奈的成为饭前茶后的八卦小故事。


  樱井显然不想说话,白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喝闷酒。


“润少有所不知,咱们樱井少爷最近娶了位老婆,那鞭炮震得邻里街坊的不想看都不得不出门瞧一瞧。”A少爷打趣道。“说不定是真的看上了那位姑娘,想要趁这个机会甩掉冰子也不一定。”


  松本听了着实吓了一跳,结婚?想着想着便止不住的大笑出声,嘴里没有吞下去的米粒一并喷到樱井的脸上,惹得四周哄然大笑。


  心情本就不怎么好,被这么一闹更是气急败坏,扔下自己的饭钱就要离开,松本赶紧拦住“翔大少爷,他日可否登门拜访,目睹一番樱井夫人的芳容啊!”


  被这么一问,樱井突然萎了,不发脾气也不吵着要走,只是推开松本眼神坚定的摇头“别去,千万别去。”说完又觉得不妥,生怕老婆是男人的事情败露,又赶忙辩解“他,他太丑了,去了也没什么好看的,定会惹得你们嘲笑。”


  说完又仔细想了想并无不妥,便拔腿就跑,只留下身后一众公子哥无比怨念的大喊“你不是要请客的吗,为什么只留下自己的饭钱!”


  天真的以为自己的一席话真的会吓退松本的樱井翔这两天做的最频繁的事情就是把松本堵在门口,想进来?哼,休想!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堵人还能给自己增添些乐趣,可突然有那么一天,松本就不再来了,樱井翔有点寂寞,哼的留下句“就这么点定力”。便一脸沮丧的进了家门。


其实这个故事我只是想好了开头和结局,中间怎样一点都没想= =

没准就坑了呢?

冥婚 7 (all智)

  门突然被打开,智吓了一跳,看着门口的两个人竟有点不知所措。

 

  冰子看到智好奇的上前看“小翔,这个人就是你的夫人?挺漂亮的嘛。”说完玩味的笑了笑。


  “别管他,过来。”翔把人叫进房间后猛地关上门,看都没看智一眼。


  一旁的和也凑过来,抓着智的头发晃了晃,示意他去那边打扫。


  “冰子小姐生前可是大家闺秀,一辈子都没嫁过人。”和也坐在木椅上,好生悠闲“嘛,因为死得早。”


  智并没有对这个话题产生兴趣,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


  “听说她死前是要嫁给一位大户人家的,可惜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死后家里都没钱烧给她。”和也兴致勃勃的说给智听“诶,你知道松本家吧,那家的小少爷在我家少爷之前来(死)的,他就是冰子要嫁的人。”


  没注意到智不自然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和也觉得有些无聊,这人,一点都不好玩。


  怎样都无所谓,虽说是嫁给男人,还是以冥婚的方式。但是这比活着的时候好得多,再也不用没日没夜的洗衣服,也不用为生病感到恐惧,自己已经是死人了,也不可能再死一遍。


  这样就好….


  在这里,大户人家的公子要么花着爹娘的钱财在这里优哉游哉的过日子,要么找阎王爷说好话尽快投胎,来世继续做一位公子哥潇洒走一生。


  而松本润便是想要悠哉的在下面过日子的,上面有什么好。“生老病死好生可怕呀!”他这么说。


被这里萌的身心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