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醭

为什么五子的各个部位和在一起整体像阿智
而且我觉得要用润润的眼睛 nino的脸型和鼻子 阿智的眉毛和身高 翔哥哥的嘴 小拔哥的腿 

冥婚 2(all智)

旅游回来被叮了35个蚊子包 难受的不行 后天就要去学校报到然后开始军训 好痛苦啊 所以只能十月一往后在写后面的

 

  “新郎开门了,新娘请下轿。”站在最前面的人用他那高亢的大嗓门说着樱井翔接受无能的话“请新郎去扶新娘进屋。”


  后面的和也看着自家老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赶紧捅了他一下“老爷,看来这婚事是尚在阳界的您的父母一手操办的,拒绝不了的就不要慢慢腾腾的了。”


  看着自家老爷依然没有挪动半分,小和又开始催促“老爷,冰子那边回头再解释就好了,您快啊。”


  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翔上前去扶新娘的手,倒是身材娇小,手上骨节分明。等等,骨节分明?这是女生的手吗?


  “入洞房。”大嗓门又开始喊。


  这就入洞房了?对了,这是地府,因为太喜庆差点忘了。为了不再给门外那些看热闹的看笑话,翔拉着新娘快速进屋关门。


  门一关,轿子和轿夫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便慢慢消失不见了。


  终于静下心来的翔看着穿着华丽的新娘竟有点期待,于是他坐在新娘旁边“你叫什么?”


  “大野智。”


  虽然新娘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有点胆小的样子,但是特别可爱。可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像是个男人啊,手也一样,虽然漂亮但却像极了男人的手。


  翔站起来一下子掀掉了新娘的盖头,上来就开始扒衣服,当他亲眼看到那平坦的胸部时,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你是个男的?”翔看见面对自己的质问时这个人像是被吓到一样抖了一下。


  “对不起。”智不敢与翔对视。


  “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必须离婚。”没等智反应过来,翔就拉扯着智往门外走。


  和也被开门的一声巨响吓得不轻,看见自家老爷拉着刚入门的新娘急匆匆的往门外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赶紧上前拦下两人。


  听完事情原委后和也还是建议去问一问阎罗王,毕竟在地府这种地方闹离婚的还真不多。


  听着还挺有道理的,翔点点头,独自一人赶去阎王府。没想到阎王爷没有好办法不说,还把自己好一顿嘲笑。


  兴匆匆的去,却是失落无比的回来,刚一进门便看见智在家里打扫卫生,新娘的服装已经换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简朴的服装,水蓝色的,衬得智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白皙。


  可,这是男的啊。


  当天晚上,翔破天荒的给母亲托了个梦,内容无非是委婉的向母亲抱怨了一下您怎么一不小心让儿子娶了个男的回去啊。

                               (未完)

我就要去军训了,所以写的长了点。

冥婚 1(all智)

先写一点,后天就要去旅游了,所以中间会空很久很久

-------------

“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没了,哎,造化弄人啊。”


  死去的樱井翔在地府中过的有滋有味,凭借自己的巧舌如簧深的阎王爷的喜爱。


  这天的樱井翔被门外锣鼓喧天的动静吵得睡不着觉“小和,这是哪家的声音啊,你出去看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小和赶紧跑回屋子,狂拍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的樱井翔。


  “老爷,不好了。”


  “咋了?你怎么吓成这样。”樱井翔有点不耐烦的看着小和。


  “这、这锣鼓喧天的动静,就是咱家的啊。”


  “哼,别开玩笑了,咱家有啥事啊。”翔不以为然的推开房门,结果瞬间石化。


   门外什么情况?这大红轿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凭空多出来个老婆啊。

                                     (未完)

表示真的是一点点


我喜欢他 6 (all智)

 写到这了竟然还没有人吐槽我的篇幅如此之短......

不会再见面了

 

 智要出国了,喜欢的人就要离开了,不甘心。翔躺在床上心痛好久,最后决定送他点什么留作纪念。


  “妈,咱家针线都哪去了。”


  “你要干嘛?”


  “织个围巾。”


  “儿子你傻了吧,夏天你织围巾做什么?”


  “不用你管。”


   出发那天他在机场看见智被那个松本润牵着火大的不行,于是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递给他自己织的围巾。


  松本润皱了皱眉头,想要上前却感受智在自己到手上的力度重了些,没办法,只能忍着,自己答应过他的。


  “大野桑,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吧。”翔满脸的不舍在润眼中却是满脸的欠揍。


  智只是温柔的笑笑“再见了。”


  “等等。”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大野桑,我叫樱井翔,飞翔的翔。”


                (完)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的收尾啊,不要揍我就好。

我喜欢他 5(all智)

 应该这次完事再来一次就完结了 

 松本润视角

  我不明白智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去跟那个救过他的小子道谢,明明我跟他说了,道过谢了,可智却执意要去。


  我不放心,那小子什么来头?跟智是什么关系?


  强烈的不安感把我折磨的快疯了,于是我决定跟踪。


  当我看到那个家伙对智做出这种举动时我都快气疯了,这两个人背着我在这里偷情?


  愤怒。


  智怎么可以跟别的人亲密。


  所以在我看到智回到家对我笑的那张脸时,满脑子都是他在外面跟那个人亲密的画面。


  我打了他,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是因为什么来着?


  我听见智在跟我解释,我不想听,只想快点占有他。


  智的双手被我绑在床头,毫不温柔的动作和智那疼的扭曲的脸让我感到兴奋,可能只有这种时候才能证明智的确是我的。


  可第二天一早醒来后悔不堪的又是我,为什么我要这样?


  我抱着智去浴室,帮他擦拭身体,身上的淤青和手腕上的勒痕我看都不敢看。


  “智,我们出国好不好。”

 

 “去哪?”


  “我们去找相叶。”


  “相叶雅纪?”


  “对,他现在是心理医生,一定会治好我的。”


我喜欢他 4(all智)

第五次见面

  再次看见他是一个月之后了,说是为了上次的事情来道谢。

  

“你头发变短了一些?”


  “嗯?啊,是,刚出院理了一下头发。”没想到他会说这个,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


  “伤还好吗?”说着手便不自觉的抚摸他的额头,那里有一小块伤疤,刺眼的很。


  “已、已经没什么了。”对翔的举动有点不适应的人向后退了一点,让自己与翔分开点距离。


  “我心疼。”


  “诶?”他紧张地左顾右盼,在没有看到那个身影后才松了口气,找回说话的主动权后道了谢便离开了。


  等人离开后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的翔羞耻的不行,脸腾的一下全红了。冷静下来又发现忘记问名字了,懊悔的不行。


第六次见面

  凌晨1点多钟,班级内组织的聚会才刚刚结束一轮,可又说什么马上就要放假了,打算借着这个由头再来一轮。


  翔摆脱掉身边倒在自己身上的女生,打算去卫生间避一避,当再次看见那个瘦小的身影时,瞬间酒就醒了一半。


  “嗨,这么巧啊。”翔极力的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却看见那个人手腕上的勒痕。


  注意到视线的方向,本想赶快用袖子遮住,却被人拉着跑了出去。


  “这个伤是怎么回事?”


  看着面前的人握着自己的手腕质问自己,他有些尴尬,想要抽回手,可却被翔死死握住,挣脱不开。


  “是那个人弄伤你的吗?”


  “你、你先放开。”


  可能是酒还有一半没有醒,翔不顾对方的反抗一把抱住他“我喜欢你。”


  没想到会被告白,怀里的人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竟然听见肩膀上的人打起了呼噜,他拿出翔的手机,随便打给一个人等着他来搬走这个大型犬。


  “告诉我,你的名字。”翔迷迷糊糊的抓着他的手不放,想要多跟这个人呆一会。


  “智,我叫大野智。”没想到这么快又醒了,智赶紧扶稳他,生怕他摔倒了。


  “不是姓松本吗?”虽然喝醉了酒,但头脑依然转的飞快。


  “嗯?你怎么知道润的名字。”


  原来是同居啊,心里这么想着又睡了过去。


我喜欢他 3(all智)

  在孤儿院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他是我的。


  当爸爸把车子停在孤儿院门口时就引起了不少孩子的注意,他们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表现的尤为乖巧,极力隐藏起那个淘气的自己。


  “那个小孩是怎么回事?”润注意到那个孩子一只看着这边,却离得远远的,于是指着他问院长。


  “啊,不好意思啊润少爷,这孩子害羞,我这就给你带过来。”说着便小跑过去把孩子拉扯过来推到润面前。“润少爷,怎么样?”


  润走到孩子面前摸摸他的头发,竟然看见孩子的耳朵红了个透,这就害羞了?真可爱。

 

 “我领养你好不好。”润温柔着看着这个孩子,只想把他占为己有。


  “好。”智低着头,手中紧紧得攥着润的衣服,生怕对方下一秒改了主意。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润越来越暴躁,对了,是他父母去世那天。

  “智,我只有你了。”

 

  “智,我帮你打耳洞吧。”

  “智,你不要总剪头发,留长一点。”

  “智,家里的杜蕾斯用完了,你去买。”

  


我喜欢他 2(all智)

第三次见面

  翔在图书馆待到很晚,回家的路上竟然又看到那个少年,他在扔垃圾,没想到跟自己住的这么近,只隔了条街。

   

  少年看到他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可能是两天内作为陌生人三次遇到,有点不可思议。

 

 他对翔微微一笑便回去了。依然是宽大的上衣,区别是这次没穿裤子,两条腿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看上去有点营养不良。


  “好想跟他说话啊。”樱井看了一眼门上的名牌,“松本。”原来他姓松本。


  回到家躺在床上便开始回味那个微笑,久久不能忘怀。

第四次见面

 

 “啊,那群人又在欺负人,别看那边,会被盯上的。”身边的女生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翔的视线却被吸引过去,女生赶紧拉过他“你疯了?别去惹他们啊。”


  翔拍掉她的手跑过去,从没有沏好的地面上捡起一块砖头装进书包,大叫着冲进那几个人中间站在那个人身边,疯了一样的挥着书包。


  可能是一开始把翔当做是傻*,没想到他回来这么一招,一下子就被抡倒3个人。对面又冲过来几个人,形式不利,赶紧撤退。


  好不容易赶跑了他们,翔停下来瘫坐在地上,想着要赶紧叫救护车,却被身后赶来的几个人叫住“不用打了,我们去送更快。”


  翔看着一位长相出挑的男生急匆匆的抱着满身是血的他离开了,走之前不忘道谢“谢谢你帮我救了他。”


  “才不是帮你。”


我喜欢他 1(山组)

我要是说这篇是一篇没有写的文的番外是不是会有人觉得我有病啊.....

第一次见面

  晚间在超市,樱井翔看到一个少年,身材小小的却穿着宽大的衣服,较长的头发被别到耳后,露出一颗耳钉,与他本人很不相配。

 

 杜蕾斯?在看到自己看着他时,少年只是稍稍转动一下眼珠便转过身去收银台,丝毫没有不好意思,明明比自己还要小。

  

  翔本能的对他产生兴趣,随便拿了一样东西去收银台,迅速掏出钱夹付了钱跟出去,竟然看见他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手里的东西被男人接过,两个人慢慢走远,翔却没了跟踪的兴致。

  

“同性恋?恶心。”

  

“翔,你今天怎么了?”身边的女同学貌似对翔以整天闷闷不乐的状态十分上心。

  

“没事,只是有点没睡好。”回给她一个微笑便继续发呆。脑子里却都是昨天那个人。

第二次见面

  

  还是那个超市,那个少年再次出现,还是买那个吗?心里乱糟糟的想了一堆有的没的。

  

  今天他没有带耳钉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黑框眼镜,显得的他更加安静。

  

  他拿了几个西红柿,转身时不小心弄倒了身后的鱼罐头,好像很慌张的样子。樱井赶紧去帮他捡起来摆好,本想借此机会说句话,可他貌似有什么急事,道了谢之后很快离开了。

  

  虽然是第二次见面,但这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了他的脸,很可爱。


人妖殊途(all智) b

昨天发了又删了,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啥,不会写了都,因为我一般都是先写现编,这个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往下写了........


  回到家后,翔为智上了些草药,于是必不可免的被小家伙咬伤。翔看看自己受伤的手只是摸着智的脑袋,宠溺的笑笑“这下我们平了。”


  智有些想不明白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每天都乐此不彼的为他改善伙食。


  “智,这是妈妈今天杀猪我悄悄留下来的。”

  

  “智,这是我从邻居家偷来的鸡,你快吃。”


  尽管这种行为让翔挨了不少来自老爸的巴掌,但这依然阻止不了他前进的步伐。


  这天智大梦初醒便看见翔盯着自己,从他眼睛的倒影中,智看见自己的人形吓了一跳。


  “怎么办,会被杀掉。”智迅速坐起来,看见凑上来的脸下意识的后退。本想站起来逃跑却因为惯性被脖子上的项圈拽倒。


  今天家里说要去集市,翔本想过来跟智打声招呼说要帮他带糖回来,没想到看见的却是个人躺在这里。


  金色的头发软软的垂着,好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似的嘴里嘟囔个不停,一丝不挂的身体白白嫩嫩,翔忍不住要去摸。


  “好可爱。”这么想着眼前的人便醒了过来,看到两个蓝色的眼睛,翔知道,这个人就是智。


  可眼前的人好像有些怕,最后竟然被项圈拽倒,翔赶紧去扶,又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会有这么笨的狐狸啊。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