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醭

墨染芳华 c

   继续(我根本不会写古风啊,我这个文笔为零的渣渣TAT)

 

  头一次听见智对自己说话如此强硬,樱井翔有点不适应。再看看站在智身后的那个人,心情更加糟糕,不再纠结称乎上的问题,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你为什么要杀了华妃”


  “皇上,华妃的父亲要联通其他官员一起造反,这个理由可行?”在很久之前他就发现造反一事,可万万没想到翔在听见这个答案时会是愤怒的表情。是时候该离开了,这个皇宫,这个自己一手为翔得来的皇宫。


  智知道的,樱井翔在慢慢架空自己,他是在怕什么呢?明明自己根本不会背叛他。厌恶自己了而已吧。


  本想着要趁夜离开,却在开门时看到公公。“智大人,这是皇上赐您的,喝下吧。”


  “怎么样,喝了吗?”


  “启禀皇上,喝了,奴才亲眼看着智大人喝完的。”


  樱井翔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奏折,心里想着什么却不得而知。



  “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书童,我说什么你都要听哦。”


  “是,二皇子。”


  “叫我翔。”


  “不、不行的二皇子。”


  “我说了我说什么你都要听,你不是也答应了吗。你必须这么叫我。”


  “........翔。“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梦到小时候的事,那时候智还软软的,有谁欺负他都不敢反抗,就连告状都不会,像个傻瓜似的。是什么让那个软弱胆小的智变成现在这样?


  樱井翔听华妃说智现在与一个叫相叶雅纪的男人异常亲密,一开始他不信,可后来他在水月府见到过那个男人,藏在帘子后方,为什么要藏起来?


  樱井翔又听说智要反叛,以智的能力是绝对有可能的,他怕智对自己不利,所以他慢慢架空智的势力。华妃说智要杀他时,翔更加确信智要造反。


  那天华妃死了,智挡在那个相叶雅纪面前,翔问他这个人是谁,智没有回答,他说华妃的父亲要造反,真可笑,明明是自己要造反。


  ”这个人不能留,会给皇上的江山带来危险。”他听华妃的父亲这么说,所以翔杀了智。


  “翔,我会帮你坐上皇位,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了。”翔在母亲的墓前被智抱住,听见智这么对自己说到。


  “那时候我就能保护你了。”翔反抱住智,对智说。


  当初又有谁知道,曾经想用来保护智力量,如今却了结了智的生命。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