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醭

墨染芳华 d

  c还没写完呢(还有,我根本不知道书童是干什么的,所以拜托大家写错了就当是对的看)


  “皇上,早朝该迟到了。“看着面前不紧不慢的皇上,公公提醒道。


  ”智呢。”翔看着眼前快要被雪压断了枝条的树,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听到这个名字,公公反映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皇上问的是大野智,于是马上回答“回皇上,一年前的初夏时已经被皇上您赐了毒酒了。”


  “这样啊。”“啪。”的一声,树枝被压断了”他死了那么久了。”


  “尸体呢?”


  “诶?”没想到皇上会问这个问题,公公被惊得一愣。但又是一瞬间便反应过来“回皇上,扔出宫外了。


  ”扔?”


  “回皇上,是的。”


  雪下的越来越大,模糊了视线。那天也是智来找自己,站在房门外小心翼翼的喊着自己让自己快起床,老师那面要迟到了。其实侍女们早就到了,但自己不愿意起床,还对侍女们发脾气把她们赶了出去。


  听着智的焦急不安的声音,翔又在被窝里面窝了一会才起床“智,你进来。”


  “会穿衣梳头吗?”现在叫侍女可能有些晚了。


  ”会,会。”看着智那比女人还要白净漂亮的手动作麻利的为自己穿衣梳头,翔的心里一股暖意“要不以后都有你来帮我做这些吧。”


  还没听到答案便被智拽着跑了出去,翔有点不高兴,于是停在一棵大树旁边死活都不肯在跑,看着树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便兴致大发的想看看雪有多厚时,树枝才会被压断。


  “等这根树枝断了我便随你去。”翔指着一根已经弯了的树枝,坏笑着看着智。


  智只是低着头,肩膀不停的颤抖,直到一滴眼泪在他面前制造出一个小小的坑洞,翔才知道,智哭了。


  从来没见过智哭,不知道如何是好,知道这都是自己害的,于是抓住智的手开始疯狂的跑起来。


  那天翔看见先生用竹板打智却不能阻止,想要自己替智扛下这几板,先生却笑着面对自己“二皇子,您贵为皇子,这些事都是要由书童来承受的,再有几下就结束了,请二皇子您退后一点。"


  从那天起便再没有迟到过。


  ”皇上,早朝该迟到了。“公公又提醒道。


  回过神来翔加快了脚步,寒风很快吹干了他眼角的泪。

“我可不能再迟到啊。”

                                                                                        (未完)

  喜欢的给个心吧,拜托(祈求脸)那是我前进的动力。

  

评论(1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