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醭

冥婚 6 (all智)

“雅纪哥哥,你怎么来了。”和美笑盈盈的上前为相叶开门,想要把人拉近房内,却被委外拒绝。


  “小的区区一个下人,怎能随便进小姐的闺房。”相叶下意识的向房内扫视,最近大野和美足不出户,吃饭是下人送过来,就连沐浴也从未出过房门,太奇怪了。“相叶只是来取小姐换下的衣物而已。”


  离开时,两人都没注意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这天听下人说樱井夫人要来,大野守赶紧将女儿藏了起来,等人来了之后毕恭毕敬的将人带到屋内。


  “快给樱井夫人沏茶。”大野守撞了妻子一下,忙用眼神示意她。


  “好,好,我这就去。”大野夫人慌忙退下。


  “行了,不用客气了,咱们也算是亲家了,有些事我也不绕弯子,就直说了。”樱井夫人有条不紊的理了理袖口处的褶皱“你家女儿呢?”


  话一出口,大野守冷汗直流,还强装淡定,一副心痛的表情道“小女以与樱井家少爷完婚,在那头.....”接着便是掩面哭泣。


  “好大的胆子啊你,知道骗我是什么后果吗。”樱井夫人猛地拍了下桌子“当初说的好好的,只要你把女儿许配与我儿,我定不会亏待了你家,保证让你过上之前锦衣玉食的日子。”


  大野守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女儿也被樱井家的人架了出来,在门口哭哭啼啼的。


  “说吧,是要女儿还是家业。”


  看着眼前大野守内心挣扎的样子,樱井夫人有些不耐烦,放下手中的茶杯便要离开,却被大野守叫住。


  “夫人请留步,女儿,请您带走吧。”


  和美根本没想到父亲会如此无情,哭的更加厉害“爹,我不要,您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啊。”


  大野夫人也扑上去跪在大野守身边“你可想清楚了,咱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你要是把和美交出去了,我也不活了。”


  “想好了吗?”樱井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大野守。


  看看自己的夫人与爱女,大野守低下头“送客吧”。说出这三个字仿佛已经用去了全身的力气,就这么跪在地上倒了下去。


  门外的相叶将一切看在眼里,失魂般的回到自己的住处。智已经不在了,大野府也要完了,相叶没有过多的思考便带上母亲离开了。


  “智,你别伤心,老爷一定是考验你呢,等你成长为老爷想要的样子后,他一定会认你的。”


  “智,你怎么了?老爷不要你我要啊。”


  “智,等我以后出人头地了,定会将你与母亲带离这座府中。”


  “智,我食言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就连你离开了我都不知道。”


(最后四句话不知道各位看懂没,就是小拔哥从小时候的天真烂漫一点点长大的过程)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