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醭

墨染芳华 a

这次想把脑洞用很短的文章记叙下来  

古风 虐一点 狗血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二皇子的书童“

   一句话,便结下了一生的孽缘


   樱井翔:

  今天开始,我便到了写字念书的年龄。

  我的书童很可爱,今天初次见面,我觉得我们两个一定能够相处的很好。


  今天翔看见太子在庭院调戏智,就算是太子也不能这么仗势欺人。可当翔去找母后想让母后帮自己评理时,母后确闭口不言。


  是啊,太子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即便是一个二皇子却也什么都做不到,就连是保护身边的人都不行。在这个偌大的皇宫里,翔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失了宠的母后和需要自己保护的智。


  成年后的翔与智确定了恋人的关系,智知道,翔想要做皇帝,他不甘心现在的位置。他的母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替人背了罪名,就这么走了。看着翔痛苦的跪在那里,他想要帮他,帮他坐上那个位置。

 

  如今皇上年迈,太子登基是迟早的事情,可四皇子不屈于这样的位子,两人在宫中各有自己的势力。而四皇子的母后梅妃深得皇上宠爱,在皇上耳边吹足了枕边风。


  智是知道的,太子对自己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若不是怕自己对他产生恨意,怕是早就将自己带到东宫去了。


  太子是温柔,可他就是算错了智不会爱上他。


  ”你好大的胆子,敢勾引太子?“看着皇后冷冰冰的面孔,智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不知过了多久,太子过来救下自己时,右腿已经看见了骨头。


  ”疼,特别疼“智没有让泪水留下来,为了翔,这一切都值得。


  三年后,就在樱井翔登基的前一天,在地牢中太子问过他”智,你重来没有爱过我吗“


  智笑了笑”润,申时快到了“


  处决前,润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智,侩子手一刀下去,鲜血肆意,智只是闭上眼睛,想要阻止眼泪流出眼眶。


  ”智,大臣们非让我选妃“翔搂着智的腰,商量的语气让人无法拒绝。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智,蓉儿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且温文尔雅的,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打算立蓉儿为后“翔特别开心的围在智身边叽叽咋咋,却一点也没看出智勉强的笑容底下藏着怎样的心情。


  ”你开心就好“


  ”智 ,我昨天跟华妃.......“


  ”我很忙,你不要来烦我行吗“智说出这句话时咳了几声。


  ”是吗,那我不来烦你“说罢便甩袖离开。

                                                                                        (未完)

我还以为几句就能完事,怎么写了这么多....


  

评论(3)

热度(18)